准噶尔文艺
您地点的方位:利来国际文娱 >> 文化艺术 >> 准噶尔文艺
梦中故园
信息来历:评剧团张鲁文 日期:2018-04-26 11:20:19 【字号: 】 修正:评剧团张鲁文

光阴似箭,转眼六十年从前,我也由脱离故乡时的少年变成了年愈古稀的白叟。六十年来,无论醒里,梦里,眼前时常萦绕着故乡的影子。

记忆中的家乡总是夸姣的。青砖灰瓦的房舍和俭朴的草屋参差间杂,很随意地这儿一间,那儿一架。弯曲的小街和冷巷就在其间穿行。散在成长的桐、杨、枸、椿、桃、杏、柿、枣诸般树木,也是或生院内,或长门前,或站于村口,或立于街边,随随意便,自天然然。小小村落,处处透着纯朴丶天然的韵致,安谧祥和,神情悠然。就连那蜿蜒小道与田间阡陌,都像是一幅画图。晨曦和落日中的炊烟,炊烟中的犬吠鸡鸣,鸦叫鹊唱,交错成一曲悦耳的和声。

不少人把故乡比方母亲,在我心里,她是母亲,也是恋人。所以,对她的思念就更温馨,更纠缠,更深化,更杂乱,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在心头。但是当我于六十年后回到故乡时,她已变得焕然一新:本来的瓦舍草屋,都变成了一个模子铸出来的水泥大楼。曲弯有致的小道,变成了垂直的洋灰路,路两旁栽着清一色的泡桐。那些遍地成长的果树与杂木,连同树上的鸟窝和窝里的鸦丶鹊,以及鸦鹊的叫声都消失得无影无踪,代之响起的是机器的轰鸣与音箱里吼出的难听歌声。一切都被搞得整齐齐截,这些过火的做作,把昔日天然、平和、恬静、清雅的村子,变得单调、板滞、喧嚣而浮躁。

我不能说这整齐齐截、喧腾热烈的姿态欠好,不少人就喜欢这种姿态。但我仍是喜欢那个本来的家乡。就像一个人,假如只是老去,再有昔日的痕迹,再有旧时的气味和温情不会消失。再会到她,虽感苍凉,但不会失掉亲切,虽有怅惘,但不会感到绝望。假使他从骨子里发生了质的变化,变成了没有一丝情面味儿的铜像,并且是出自猥陋匠人之手的丑恶石雕,你再会到他,便只会绝望和讨厌了吧?

失者已矣。儿时的那个家乡是再也见不着了,回不去了。她只能复现于我的黑甜乡之中, 储存在我的记忆之內, 于是我厚意地回忆着儿时的天和地,树和草,人和事,鸟和虫。写下它们,记取它们,让它们在我的心里与我同生。

另外,给再也无缘见到那个年月的后人留下点东西:“噢——本来再有这样的人,这样的物,这样的事!”让他们能意识那段岁月的相貌之一斑,这点心思就没白搭。 

打印】 【关闭

相关篇

您是第位来访用户

主办:新疆出产振出兵团第七师    承办:七师信息运营技能效能中心    新ICP备07500204号    公网安备66070002000051
copyright © 2018 nongqishi inform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
网站标识码:BT07000012    联络对讲机:0992-6687114    e-mail:btnqsxxh@163.com